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无尽的黑暗
无尽的黑暗

无尽的黑暗

深秋的晚上,一个人散步的我穿着连衣裙正往家走,为了看快要开始的韩剧。一阵风过,我打了个寒战,突然发现尿有点急,于是只好加快了脚步。那时我害怕会再发生这样的事,我去外面住了。


  因为天冷,我穿了两层丝袜,里面是肉色的,外面是灰黑色的,再配上纯白的棉袜,只能用迷人来形容。到家了,我上到最高层,来到房前,正要拿钥匙开门,突然有一个男子从后面扑上来。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张着嘴正要叫,一块毛巾便捂上了我的口鼻,我刚想挣扎,一股药味就冲了上来,渐渐的我便觉得自己手脚麻木,倦意也阵阵袭来……


那男子把我拖进了我家隔壁的房间,那男子叫那个男的,刚搬来的,只是我不认识他,而他早就想绑架我了。“这么简单就成功了”那个男的看着床上上昏迷的我,似乎不敢相信。打量眼前的猎物,那个男的不由紧张地咽了口口水。这就是邻居家的美女,白皙的皮肤,小巧的嘴唇轻轻抿着,乌黑的短发虽然有些凌乱,却更显出我的青春与活力。连衣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,修长匀称的双腿,丝袜,白色棉袜构那个男的了难以抵挡的诱惑。那个男的的眼前不禁一阵眩晕,但马上又回过神来,该干正事了。他从床下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,开始捆绑我。那个男的把我翻了个身,将我的双手在背后并排在一起,拿来一根柔软但十分坚韧的棉绳,仔细地绑了起来。横绑几圈,绕几圈,又交叉几圈,竖绑几圈,手法十分娴熟,这样绑好了双手,他又拽了拽,不错,绝对不会把我勒坏但又使我不可能挣脱。


  接着他用相似的手法把我的双腿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。然后他扶起我,把我的手臂和身体细心地绑在了一起。这样心眼再怎么挣扎也只能不断的扭动身体,除非那个男的把绳子解开,否则我永远也挣脱不了,但那个男的是不会放开我的,毕竟他垂涎了那么久。


  接下来,那个男的拿出一双干净的丝袜,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脸颊,当我的小嘴在无意识中张开时,那个男的小心地把丝袜往我嘴里塞,把我的小嘴堵了个结实。随后,拿起一只肉色长桶丝袜,把我的小嘴一圈圈紧紧蒙住,在脑后打了个结固定好,这样心眼就休想把嘴里的丝袜吐出来。那个男的又拿过另一条丝袜,蒙住了我的双眼。然后那个男的取出一小瓶防鼻塞的药剂让我吸进去,免得我呼吸困难给闷死。最后那个男的用一个厚丝袜diy的头套,把我的头套了进去,这样我怎么也别想把蒙眼睛和蒙嘴的丝袜蹭掉。这个丝袜头套不错,把我的脑袋连同脖子十分妥帖地裹上了。


  那个男的又抱起我,把我装进了一个固定在床上的睡袋里,只有头露出来。这个睡袋是那个男的改造过的,很紧,脖子处的缩口可以用绳子绑住,这样就算是我没有被绑起来也别想从睡袋里出来。那个男的满意的看着眼前的“作品”,得意地笑了。接着他打开了电视,调到24小时频道,然后锁上房门出去了,他要去远郊取东西。这栋楼因为价格太贵,住的人很少,隔音效果又很好,那个男的又在绑我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装上了隔音材料,连窗户也是双层的隔音玻璃,就算在房间里打架别人也听不见。不久,我从很不舒服的睡眠中醒来,在黑暗中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存在,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,嘴巴和眼睛上好像还蒙着什么东西。我突然想起刚才的事,惊恐地要坐起来,却发现到身体的完全不听使唤,好像整个身体被粘结剂粘了起来一样。


  我意识到自己被绑起来了,于是开始拼命挣扎,却只能裹着睡袋在床上蠕动着身体,想喊救命,却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微弱的“唔唔”声,喊不出来,看不见,我害怕急了,绝望地想挣脱全身的束缚。脸上的感觉很熟悉,是我最喜欢的丝袜,可现在这蒙在脸上的丝袜却让我拼命想蹭掉,可任我怎么努力,头套还是牢牢裹着,蒙嘴和眼睛的丝袜就更不可能蹭掉了。我忍不住哭了,但眼泪很快被丝袜吸干了。我现在就像一只扎得结结实实的粽子,我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被绑架了,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,只好继续徒劳的挣扎,拼命扭动着身体。渐渐,我累了,鼻子费力的呼吸着。这时我才注意到电视的声音,整点报时,十点了。绝望的我稍微平静了一点,毕竟这样徒劳也只是白费力气。可是正当我想办法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更麻烦的事情——尿急。刚才还没来得及回家放松就给绑了。这下我又恐惧起来,还不知道要被绑到什么时候,要是憋不住了怎么办。我又开始了奋力的挣扎,试图转移注意力,但尿意似乎故意和我作对,我越是怕,尿就越急,要忘记尿意已经不可能了。


  我好后悔刚才在街上喝下的那一大杯奶茶,这下我更难受了,被人死死得绑着,堵着嘴蒙着眼,我想要大哭,却依然只能发出细微的“唔唔”声 .面对越来越急切的尿意,我只能紧紧夹着双腿,虽然我的美腿早被牢牢得绑在了一起。我照旧只能费力地蠕动着身子,连坐起来都不可能。我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东西裹着,然后用绳子固定在床上。于是我使出最后的那点力气,想要将把自己固定在床上的绳子挣断,然后就可以挪动身体,利用门把手之类的东西把头套什么的拉掉,然后吐掉嘴里的丝袜,用嘴咬个铅笔什么的打电话报警。


  我又有了希望,然而那个男的不是笨蛋,睡袋固定得很牢,不可能挣开的,我也不可能从睡袋里钻出来,所以我再怎么挣扎也还是徒劳。我意识到了这些,很快就绝望了,只能努力忍着越来越急的尿意。我这下连哭的力气都没了,只是偶尔费力得挪动一下身子,试图换个舒服点的姿势。刚才还想趁绑架者还没回来挣脱束缚逃走,但现在绝望的我反而希望那个绑架我的人能快点回来,或许还能行行好放我上个厕所,让我不那么难受。熬了好久,电视又一次整点报时,已经十一点了,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憋不住了。


  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开门声,那个男的报


  着一大箱东西回来了。我着急地“唔唔”着,那个男的把我从睡袋里抱出来,一下子扑到我身上,隔着丝袜蹭着我的脸,手在我身上不住地游走。原来是个变态,我这下彻底绝望了,只能徒劳地想避开那双在我身上乱摸的手。那个男的的目光扫过我全身,当停留在那双夹紧着并且不断摩擦着的苗条双腿时,他明白了我想说什么。于是他凑近我的耳朵说:想尿尿吗?只要你听话我就让你去。我慌忙地使劲点头。那个男的翻开我的裙子,伸手去拔他的内裤和丝袜(我喜欢把内裤穿在丝袜外面),贼笑起来,“你的穿着真让我兴奋”。那个男的解开绑在我膝盖那里的绳子,再褪去内裤和两层丝袜,将我抱起放到马桶上把我的两条大腿撑开,将**对准马桶,柔声说:到地方了,可以放松了“我上半身颤抖着,不断的发出”唔唔“的声音,显然是对这个姿势感到羞耻。然而……然而最终生理上的压迫战胜了理智的防线,一股透明的液体喷涌而出……




那个男的将我抱回床上整好衣物,从新”关“进了睡袋。隔着头套那个男的看不清我的表情,只能听见我隔着头套厚重的呼吸声,看样子好像在抽泣。那个男的给自己带上了阿拉伯面罩,把自己的样子完全遮住了。那个男的两手的手指在我脖颈上游走,随后解下了我的头套和蒙眼布。我双眼中充满了悲伤与恐惧,再加上眼角未干的泪痕,被紧紧堵住的嘴更加深了了那种我楚楚可怜的感觉。”


  如果你答应我不喊,我就可以帮你把嘴里的东西取出来,怎么样?莫非你想一直这样被堵嘴“。”唔~~唔~~“我用力地点着头。”求求你放了我吧,不要伤害我,我不会告诉警察的,只要您放了我……“”唔唔“我的嘴又被堵上了。”我喜欢把美女绑起来,看美女这样我就很爽很舒服,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伤害你,否则……“说着,他的手上变魔术一样出现了一把弹簧刀”我的脾气不好,有时候激动起来不知道会做什么事,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一些“。我惊恐地点了点头。那个男的从新把我的头”包扎“好,就关了灯和电视,锁了房门到另一个房间睡觉去了。我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恐惧和黑暗之中。
  【完】